首页 > 军事 > 评论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看属性或看关系?机器人(或动物)的道德地位问题

我们应该赋予机器人(或动物)道德地位 ——不应虐待和杀害它(牠) ——吗?对于这个问题,主流论点长期是「属性论」,即认为若该对象具有某些特定的性质,就应该赋予相应地位;但近五年,伴随着针对属性论的反省与批判,聚焦在讨论该对象与人类关系的「关系论」正在逐渐占据势头。然而,我对此颇有保留——即便不赞同属性论,我也很难完全同意关系论。在这篇文章中,我先简述属性论的内容,关系论对属性论的批评,接着说明关系论的观点为何,然后检视关系论是否能成功避开它对属性论的种种批评,最后再提出我对使用与看待关系论的建议。

随着机器人的发展越来越快速,能否或是否赋予机器人道德地位,已经成为伦理学和技术哲学的经常争论之一。

属性论的局限

属性论,简单来说就是:如果我们赋予 X 道德地位是因为 X 具有 Y 特性,那么同样具有 Y 特性的 Z,也应该获得道德地位。例如,我们可以用这种样的说法来支持有善对待动物:「因为动物跟人类一样拥有感受痛苦的能力,所以动物也具有道德地位(因此不应该虐待或杀害动物)」(注 1)。同样地,如果机器人具有跟人类一样的某种特性(比如说自我意识),那么就应该赋予机器人一定的道德地位。

关系论者对这样的论证颇有批评。首先,属性论需要有参照点,而这个参照点往往——几乎无可避免——是人类本身。因此,我们经常看到这种说法:「因为 Z 像人类一样有 Y,所以 Z 也有道德地位」。但关系论者认为,这无非是人类中心主义。再者,要确认 Z 是否具有 Y,其实不如想像中容易(认识论问题)。「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反驳也适用于此:人类不是动物 A,怎么知道动物 A 真的感受到痛苦?我们可能会说「动物 A 的叫声听起来很痛苦啊」,但实际上叫声本身没有痛苦或不痛苦可言,那只是人类的解读。

可能会有人说,那就透过量测数据来确定吧:比如说人类疼痛时血压升高,瞳孔放大,那么如果科学家在动物 A 身上也量测到相同(或等比例)数据,就可以证明动物 A 也有受苦能力。这就关联到关系论者的第三个批评:这种做法等于把决定权和话语权交给科学家,而伦理学家和哲学家插不上话第四个批评与第三个有关,关系论者认为,道德是个非常复杂的议题,哪些特性算是「道德属性」,而 Z 是否具有该道德属性,这两者都会随着文化和时间改变,这正是为何以前人类不认为奴隶和妇女有道德地位可言,但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这点。

总的来说,关系论者认为,属性论的局限在于,它只关注某物 Z「向内」的状况,却没有考虑它「向外」的情境。相较于观察外部,观察内部显然更为困难,可到达性和不确定性都很高。姑且不论关系论的批评是否成功(坦白说我认为不太成功),但属性论在近年确实遭遇不少困难,这也使得亟欲突破的学者纷纷找寻出路,建议转向关系论(注 2)。

关系论认为讨论人类与机器人、人类与动物的互动才是关键

什么是关系论?

关系论认为,与其关心 Z 本身,不如聚焦在 Z 与人类的「关系」。简单来说,如果 Z 与我们的关系密切,那么 Z 就应该被赋予道德地位。比如说,狗与人类在历史过程中共同演化,相互依存,把狗与人类切割开来独立看待并无道理,既然「有道德(地位)」的人类社会一直有狗的存在,那么没有理由把狗排除在道德地位的清单之外(注 3)。或者,如果机器人能够与人类大量互动,并产生相互依存的情感关系,那么就应该赋予机器人道德地位(注 4)。就关系论而言,残害你心爱的狗或者摧毁你会跟它吐苦水的机器佣人,堪比杀死你的亲戚或朋友 - 因为它和它与你的关系不亚与他或她(与你的关系)。

Z 与人类关系是否密切,关系论者提供了几个判断方式。例如,看看你是否会帮 Z 取昵称。当你帮小狗取名「阿福」或「黑宝」,通常表示它跟关系密切;同样的,有些人会帮心爱的商品(汽车,娃娃…等)取名字,这也表示该物在他心里有一定份量。或者,观察 Z 的「位置」是否在特定生活圈中。如果一只狗经常出现在你的身边,或者某台车经常停在你家车库,这通常表示那只狗或那台车与你关系密切——可能你拥有牠/它,或者你经常与牠/它互动。当然,关系论者不认为光凭这些条件就能确定 Z 具有道德地位,但他们强调这些条件具有指标意义。

属性论也有困难

关系论本身能够避开它对属性论的批评吗?在我看来颇为困难。首先,关系论批评属性论的参照点是人类,但关系论本身谈论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是 Z 与「人类」的关系。如果说属性论是以人类为参照点,那么关系论就是人类为连接点,似乎也难以避免被批评为人类中心主义。再者,关系论也会遇到认识论问题:我们如何确定行为上互动密切的 Z 与人类,两者在情感上也非常密切,以至于人类愿意赋予 Z 道德地位?养猪户可能与自家猪群天天互动(说不定还会取名字),但他们会说这些猪杀不得吗?行为上的密切不代表情感上的密切。甚至,即使某人用嘴说他很爱他的猫,看起来感情密切,也很难保证他说的是真话(例如有些虐猫者表面看起来也很爱猫)。

第三点,如果要用科学数据来确定关系的真伪,关系论同样会落入「独厚科学家」的批评之中,并未优于属性论。至于最后一点,关系论确实比属性论有更大的弹性,因为关系论不寻找某些确定的性质。不过,这个看似优于属性论的特点,反而是关系论弱于属性论的原因。关系论认为「何种性质是道德属性」并不固定,而是关系发展的结果,这意味着,在关系确定或稳定下来之前,我们无法讨论「该或不该」赋予 Z 道德地位。话说,不同于属性论,关系论无法做出道德指引,只能事后追求和解释 Z 之所以获得道德地位的原因。也就是说,如现我们多半认为应当赋予猫狗道德地位(不应随虐待或杀害猫狗),但对于数十万年前——那时猫狗还没被驯化——我们的祖先来说,那种足以让我们考虑「是否应该赋予猫狗道德地位」的关系根本还不存在。

关系论并行没有意识到关系论的这个弱点,因此经常宣称:关系论只是说明 Z 获得道德地位的可能条件(与人类关系密切),目的在于让人们换个角度来思考道德地位问题,而不是要做出具体指引和建议(注 5)。这种宣称,可以避开批评,但略嫌取巧。如果不打算赋予 Z 道德地位,我们又何必开始讨论 Z 的道德地位问题?从关系论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 Z 已经跟人类关系越来越密切,我们又何必思考是否赋予 Z 道德地位?换句话说,「应该赋予 Z 道德地位」这样的起动动念,多半内含于「提出关系论」的行动之中。

许多人担心机器人崛起,担心人类会陷入这种主奴关系

关系论有用,但要看怎么用

关系论并非毫无用处,它至少是个离开属性论的另类出路,但我建议,最好把关系论看成类似演化论(翻译成进化论是有问题的,注 6)的观念。演化论用「比较适应环境」来解释「为什么(生物)N 长成现在这个样子」,而关系论则用「与人类关系密切」来解释「为什么 Z 足以或能够获得道德地位」。这是一种「指向过去」的用法,着重解释。

演化论不应用于「指引未来」——我们不能也不应预先判断 N 中的 N1 或 N2 何者比较适合环境,然后除去另外一群。这些运用演化论的方法——那些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由的优生学和种族主义——已经造成历史上许多悲剧。同样的,关系论也不能预先判断 Z 是否具有道德地位,若「是」就大量发展 Z 并要求人类与之展开密切关系,若「否」则直接否定 Z 并将它从人类社会移走。

就提供道德指引而言,关系论并未比属性论更有用处关系论既不能也不应用于提供道德指引不过,关系论确实提供一个重新思考道德地位的视角:。道德地位的来源于是经由互动而产生的相互关系,而不是天生就有的。这提醒我们关注任何 Z 与人类互动的过程和历史,而不是把某人或某物具有的道德地位视为理所当然。

简言之,如果关系论能够提供任何建议,那就是:保持开放,让人类与动物、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继续发展吧!

注释:
1) 如:Singer, P. (2009). Animal liberation: The Definitive Classic of the Animal Movement (Reissue edition). New York: Harper Perennial Modern Classics.
2) 如:苏令银(2017)。论机器人的道德地位:一种关系式的道德解释学范式。自然辩证法研究 ,7,36-40。
3) Haraway, D. (2003). The Companion Species Manifesto: Dogs, People, and Significant Otherness. (M. Begelke, Ed.). Chicago: Prickly Paradigm Press.
4) Coeckelbergh, M. (2010). Robot Rights? Towards a Social-Relational Justification of Moral Consideration. Ethics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12(3), 209–221.
5) Coeckelbergh, M., & Gunkel, D. J. (2014). Facing Animals: A Relational, Other-Oriented Approach to Moral Standing.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7(5), 715–733.
6) Evolution 本身没有方向性,留下来的物种型态只能说比较适合当前环境,不一定比较进步,因此不应使用「进化论」来翻译。

热门标签:,山姆奇德斯,山真海蔚,闪光夫妇121229,闪天下之魔力屯,陕西艾一若厨房电器,上海yy房产网,上海海洋大学大三清新靓女夏瑶,上海海洋大学夏瑶,上海立云购物商城,上海迈尔广告张静薇,上海五公子电视剧,上海招沽案

注:除标注本站原创外,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62-94-35@qq.com

朝阳新闻-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申请者

联系我们|lyhcxwc.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